全国服务热线:15711100522
在线报名
知识百科 Encyclopedia
联系学校 Con School
手机:
15711100522
电话:
15600019800
邮箱:
zhuchiren@zhuchiren.cc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八里庄四惠东(华腾世纪总部E2座2层)
知识百科
你的位置: 首页 > 知识百科
艺考练习用播音主持自备稿件五篇
2022-02-13 08:42:42 点击量:

朗诵要讲层次结构、层层推进、曲折、轻重缓急。阶层结构、变化,首先,要深刻理解前戏的矛盾和戏剧局势是如何发展的,在心中建立整体起伏线,根据这条发展线的不同位置决定其高低。那么,今天老师给大家带来的广播主持人自己的稿子的范文。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女:时间,2022年初。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南部郊区的阿布格莱布监狱。

和这里的每天一样,这一天,又有几名伊拉克战俘被押往环境非常恶劣的监狱。萨达姆时代,阿布格莱布监狱是臭名昭著的犯人虐待的人间炼狱。现在的警卫从旧共和国卫队士兵变成了穿着沙漠战斗服的驻伊美军。这座位于幼发拉底河畔的古城,拥有巴比伦文明的创始地,其辉煌的雕塑建筑群,记忆中的空中花园,富饶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一片真正可以称之为悠悠的土地,几十年来一直在战争中洗礼。(大卫亚设,Northern Exposure,战争)在汉穆拉比法典诞生的国家,法律在人们心中

男1:我的全名是逊尼派穆斯林代尔萨达尔阿彼得。我是五个孩子的父亲。小儿子今年才三岁。纳吉里耶是我的故乡。那里是我心中的天堂。是盛产椰枣和石油的土地。战争期间刺鼻的柴油和阴道香烟气味丝毫没有影响怀念故乡土地的香气,但记忆中烤羊的淳朴和椰枣的甜蜜被我遗忘在这座监狱里,永远被遗忘。(大卫亚设,Northern Exposure(美国电视剧),战争)甚至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美国人把我带到阿布格莱布监狱。是的,我是萨达姆侯赛因18年的军人,曾经是最优秀的共和国卫队的军官。但是我讨厌战争。几次成为逃兵后,降级为一般作战。去年3月,美军向伊拉克挺进,我所在的地方瞬间崩塌,我也回到了家乡。但是没过几天,坐出租车外出,在一个哨所被拦截,莫名其妙地被美军逮捕。从那以后,我经历了一辈子难忘的奇耻大辱。

男2:我是从美国来的辛辛那提。朱尼尔是我的姓。我是一名普通上等兵,今年6月被情报部门派到巴格达的阿布格莱布监狱守卫和审问战俘。(威廉莎士比亚,Northern Exposure,战争)我讨厌去,是的,我讨厌去。来自这种无赖国家的人都是恐怖分子。他们杀人不眨眼,每个人都有子弹。他们仍然是非常危险的人物,甚至践踏美国人的尸体。他们很可怕,他们更可恶。尼尔森,我最好的朋友。他做错了什么,啊?他没有杀害过伊拉克平民,但惨死在你们这些恐怖分子的子弹下。我发誓为他报仇,为所有死去的美军士兵报仇。感谢上帝给了我这么好的机会,我终于可以做我想做的事了。我承认我上学的时候不是个好学生,我厌倦了书。我不明白,日内瓦公约我不想知道更多,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为了911,为了纳尔逊。

女:是的,我不明白。我不想知道更多日内瓦公约。但是作为看守战俘的军人,你应该知道这些。《日内瓦公约》第二部分第13条:战俘在任何时候都必须受到人道主义待遇,必须禁止被拘留国的任何非法行为或拘留期间可能导致战俘死亡,严重危及其健康的人。尤其不能对战俘拖延。战俘在任何时候都要保护自己不受暴行、威胁和侮辱。必须禁止对战俘采取报复措施。

男2:报复措施?暴行?你知道他们对尼尔森实施了什么暴行吗?我知道的是我可以惩罚他们。我可以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男人1:为什么会这样?我拿走了,但没有杀美国人。真主,正如你告诉我们的那样,如果你不把对人类行善和开垦土地的双手变成血腥的双手,你就可以进入天堂。(大卫亚设,Northern Exposure)我是你虔诚的信徒。请保佑我。即使我不能进入天堂,也请让我逃离这个拯救死亡的人间地狱。(莎士比亚)。

男2:你最好不要叫。既然来了这里,就要遵守这里的规则。你要牢记这一点,恐怖分子。

男人1:恐怖分子?不,我承认这个世界上有恐怖分子,但我们并不是。有些人化妆潜入我们国内进行暗杀绑架。他们不是恐怖分子,我们怎么能这么拼命地成为恐怖分子呢?

男2:你闭嘴。扶着墙站着。请接受检查。

女:说吧,朱尼尔开始了他所谓的例行检查。

男2:脱掉你的囚服。全部脱掉。

男1:不行。我脱不了。

女:穆斯林男子脱光衣服是难以想象的耻辱。阿彼得不求长袍和头巾,只需要一套皮体上涂有13077号的囚服。

男2:不会脱吧?哼,不脱的话,我给你看这些,我给你看他们怎么做。

女:朱尼尔向阿彼得扔了一捆不堪入目的伊拉克人受辱的照片。谁不知道这是监狱里所谓的最人道的心理战方式。一些未经审问的囚犯看到丑陋的照片会动摇强烈的心。(威廉莎士比亚,《哈姆雷特》,《信仰》)为了避免类似的厄运,不少人主动开口交代问题。后面的一切也不合情理地被打破了。

男2:请让这些伊拉克人残忍地对待美国人。好吧,我也给你们一些漂亮的。我要侮辱你们,打击你们的抵抗意志。呃,伊拉克人,你口袋里装了3支烟吗?现在我命令你,把三根烟塞进嘴里,一口气全部吸进去。

女:阿彼得能做的只有照做。否则,他会被打得比肺部胀痛严重得多。他抽完了烟,但仍然没能躲过那古老的拳头,他的下巴被门撞碎了,接着,一个名叫林迪英格兰的女兵解开了套在军犬脖子上的狗项圈,套在赤裸的阿彼得脖子上。残忍地拖着阿彼得在冰冷的土地上爬行,让他学会狗叫。

男1:没有。你们干脆开枪打我吧。你们无权这样对我。你们如此肆无忌惮地使用暴力的时候,难道你们没想到真主在天上吗?

看着你们吗?

  女:阿彼得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些美国士兵才能罢休。他为玩弄对象拍了许多照片后,他和其他六名伊拉克犯人被放回了囚室。在狱中得知,他的其他伊拉克兄弟们同样也受到了各种各样的虐待。许多人被关押在没有自来水和简易卫生设备的狭小牢房里反省,生存条件极为恶劣。更多的人被逼迫赤身裸体的做下流的动作。甚至还有的战俘被要求站在箱子上,双手连着电线,一旦站不稳掉下来,就会被电死。

  男二:这是我们的游戏,也是对恐怖分子的惩罚,还是为我死去的兄弟们报仇。既然我没有权利杀死你们这些恐怖分子,那就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无门吧。我要让你们知道,究竟谁才是强者。

  男一:是啊,你们是强者。你们可以轰炸我们的家园,虐待俘虏,耀武扬威,飞扬跋扈。而我,却躺在冰冷的地面上,被折磨的不成样子。我不怕疼痛,我只想要一点儿尊严。曾经真主告诉我这个世界正义终会战胜邪恶。所有的事情都是有规则的,所有的问题都有一个举世公认的公理及裁决。那个强权决定一切的丛林法则,已被强权推翻了。只要我们一心向善,一切都会很美好。但是狱中的日子告诉我,世界并不是这个样子的,这世界应该是一个丛林吧。也许只是没有了丰富的色彩和新鲜的空气。人类真的只是一群猴子吗?也许只是丧失了动物本能的对自然的敬畏。汉谟拉比几千年前就总结出人类应该遵守的权利和规则。而几千年后的这片土地,哪有法理的些许踪影啊?印第安人以文明的名义被灭绝,因为他们会用割头皮的恐怖手段威胁文明人的安全,因为他们的酋长不是民选的。伊拉克人在这个叫嚣人权高于主权的国度统治之下,依然不知道什么叫做尊严。

  女:美国兵,对伊拉克战俘的暴行,证明伊拉克人在这些大兵的心目中完全没有人性的平等与尊严。如果美国人认为自己应该和伊拉克人享受不一样的尊严,那么,伊拉克重建就是美国一场永远也赢不了的战争。只是可怜了那些老百姓,他们不知道过去和未来哪个更好,或是更坏。甚至不知道活着和死去,哪个更好,或是更坏。也许不正义的和平也比正义的战乱要好,但是在真正的世界秩序尚未建立之前,什么是正义呢?

  历史中,有只翻云覆雨的手。宇宙里,有只两只触角打架的蜗牛。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天冷极了,下着雪,又快黑了。这是一年的最后一天—;—;大年夜。在这又冷又黑的晚上,一个乖巧的小女孩儿,赤着脚在街上走着。她从家里出来的时候还穿着一双拖鞋,但是有什么用呢?那是一双很大的拖鞋—;—;那么大,一向是她妈妈穿的。她穿过马路的时候,两辆马车飞快地冲过来,吓得她把鞋都跑掉了。一只怎么也找不着,另一只叫一个男孩儿捡起来拿着跑了。他说,将来他有了孩子,可以拿它当摇篮。

  小女孩儿只好赤着脚走,一双小脚冻得红一块青一块的。她的旧围裙里兜着许多火柴,手里还拿着一把。这一整天,谁也没买过她一根火柴,谁也没给过她一个钱。

  可怜的小女孩儿!她又冷又饿,哆哆嗦嗦地向前走。雪花落在她的金黄的长头发上,那头发打成卷儿披在肩上,看上去很美丽,不过她没注意这些。每个窗子里都透出灯光来,街上飘着一股烤鹅的香味儿,因为这是大年夜—;—;她可忘不了这个。

  她在一座房子的墙角里坐下来,蜷着腿缩成一团。她觉得更冷了。她不敢回家,因为她没卖掉一根火柴,没挣到一个钱,爸爸一定会打她的。再说,家里跟街上一样冷。他们头上只有个房顶,虽然最大的裂缝已经用草和破布堵住了,风还是可以灌进来。

  她的一双小手几乎冻僵了。啊,哪怕一根小小的火柴,对她也是有好处的!她敢从成把的火柴里抽出一根,在墙上擦燃了,来暖和暖和自己的小手吗?她终于抽出了一根。哧!火柴燃起来了,冒出火焰来了!她把小手拢在火焰上。多么温暖多么明亮的火焰啊,简直像一支小小的蜡烛。这是一道奇异的火光!小女孩儿觉得自己好像坐在一个大火炉前面,火炉装着闪亮的铜脚和铜把手,烧得旺旺的,暖烘烘的,多么舒服啊!哎,这是怎么回事呢?她刚把脚伸出去,想让脚也暖和一下,火柴灭了,火炉不见了。她坐在那儿,手里只有一根烧过了的火柴梗。

  她又擦了一根。火柴燃起来了,发出亮光来了。亮光落在墙上,那儿忽然变得像薄纱那么透明,她可以一直看到屋里。桌上铺着雪白的台布,摆着精致的盘子和碗,肚子里填满了苹果和梅子的烤鹅正冒着香气。更妙的是这只鹅从盘子里跳下来,背上插着刀和叉,摇摇摆摆地在地板上走着,一直向这个穷苦的小女孩儿走来。这时候,火柴又灭了,她面前只有一堵又厚又冷的墙。

  她又擦着了一根火柴。这一回,她坐在美丽的圣诞树下。这棵圣诞树,比她去年圣诞节透过富商家的玻璃门看到的还要大,还要美。翠绿的树枝上点着几千支明晃晃的蜡烛,许多幅美丽的彩色画片,跟挂在商店橱窗里的一个样,在向她眨眼睛。小女孩儿向画片伸出手去。这时候,火柴又灭了。只见圣诞树上的烛光越升越高,最后成了在天空中闪烁的星星。有一颗星星落下来了,在天空中划出了一道细长的红光。

  “有一个什么人快要死了。”小女孩儿说。唯一疼她的奶奶活着的时候告诉过她∶一颗星星落下来,就有一个灵魂要到上帝那儿去了。

  她在墙上又擦着了一根火柴。这一回,火柴把周围全照亮了。奶奶出现在亮光里,是那么温和,那么慈爱。

  “奶奶!”小女孩儿叫起来,“啊!请把我带走吧!我知道,火柴一灭,您就会不见的,像那暖和的火炉,喷香的烤鹅,美丽的圣诞树一样,就会不见的!”

  她赶紧擦着了一大把火柴,要把奶奶留住。一大把火柴发出强烈的光,照得跟白天一样明亮。奶奶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高大,这样美丽。奶奶把小女孩儿抱起来,搂在怀里。她俩在光明和快乐中飞走了,越飞越高,飞到那没有寒冷,没有饥饿,也没有痛苦的地方去了。

  第二天清晨,这个小女孩儿坐在墙角里,两腮通红,嘴上带着微笑。她死了,在旧年的大年夜冻死了。新年的太阳升起来了,照在她小小的尸体上。小女孩儿坐在那儿,手里还捏着一把烧过了的火柴梗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钱塘江,你为什么不挟怒潮奔腾而来?冲烂这钱塘门外的风波桥。

  钱塘的潮啊,你为什么不起狂飙呼啸而至?席卷这风波桥尽头的风波亭。

  残酷的冬天呐,你枉费了这风波二字,难道真的就没有电闪和雷鸣了吗?

  那么凛冽的北风啊,你撕开这密布的阴霾和如铅的乌云吧。

  临安城啊临安城,当这腥风起,当这血雨飘,你又想安在何处?又能安到几时?

  我岳飞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

  二十年来,纵横疆场,有多少手足埋骨他乡,又有多少兄弟葬身沙场。我又何惜百死以报家国。

  严刑拷打,来吧,来呀。你们的皮鞭只能抽烂我身上的衣服,这些微不足道。

  皮鞭。皮鞭。

  我,钱塘江。母亲给我刺下了四个大字“精忠报国”。

  这是自幼就与我相依为命,含辛茹苦的母亲,在经历了兵荒马乱,在饱受了颠沛流离,在不堪忍受丧国之痛,在我走向抵抗敌人战场的时候,我的母亲她,她含着热泪用全部的心血将这“精忠报国”铭刻在我心头的。

  “尽忠报国”就是让我铭记,我岳飞是在为国家而战。

  憾山易,撼岳家军难。

  血染铁衣,是为着保家卫国;驰骋征战,是要还我江山。

  有多少父老乡亲的哭声在渴望着飘扬起大宋的旌旗,

  又有多少父老乡亲的热泪已经沾满了破碎的汉家衣襟。

  恨欲狂,长刀所向,剑气如虹。

  “尽忠报国”就是让我铭记,我岳飞生是大宋的人,死也是大宋的鬼。

  就是这四个字让我跪下了在千军万马之中我也岿然不动的身躯;

  就是这四个字,让我低下了在刀如山、如林、箭如雨面前我也绝不回首的头颅;

  就是这四个字,让我接下了班师的十二道金牌。

  十年之力,废于一旦;社稷江山,难以中兴;乾坤世界,无由再复。

  我心何甘呐,我心何甘呐?

  “尽忠报国”,就是这四个字让我于天地之间昂首从容的踏过这风波桥,一直走向风波亭。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女:赵都邯郸,正展开着一场一边倒的较量。邯郸城上,守城的赵军已无力阻击秦军的攻城。城墙边架起了无数的云梯,训练有索的秦军顺着梯子源源不断的爬上了城头。赵军早已是箭尽粮绝,连所有可以用上的砖石瓦块都已抛掷殆尽,毫无希望的战斗空前惨烈。城头上尸骸遍布,惨不忍睹,城池即将陷落,赵国就要灭亡了。

  男:城楼上,随时准备殉国的孩子们静静的守望着战况,所有人眼里都噙满了泪花,却都咬紧了嘴唇,努力使自己不哭出声来。

  女:一名将军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斜倚着柱子,右手技剑,左手捂着胸口,透过指缝,胸口的血还在不停的冒出来。他喘了口气,大声吆喝道

  男:孩子们,我们赵国就要灭亡了,但我们誓死不做秦狗的奴隶。快跳吧,跳下去,快。

  女:孩子们接二连三的向下跳去,哥哥扶着妹妹,姐姐搂着弟弟,像一朵朵的小白花,飘飘地溶入耀眼的阳光。

  男:秦军拖了巨大的投石机,数十名兵士同时砍断绳索。大块的石头划着一道道孤线向城门飞去,门在巨大的冲击下发出闷响,摇摇欲坠。石块一次一次的飞过来,终于,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城门倒了下去,腾空而起的烟尘中,秦军骑兵大队踏着门扇如潮水一般涌了进去。

  女:邯郸沦陷了。

  男:赵国彻底灭亡了。

  女:得胜的凯歌在秦军之中奏响。

  男:夕阳笼罩着邯郸城,一切已成废墟,全城的人似乎都已战死。晚风吹过,带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儿。

  女:久经沙场的秦王也不禁为眼前悲壮的景象所震撼,脸上丝毫也没有显现出胜利的喜悦,相反地,却带着一种帐然若失的神情。

  男:他想起,自己的母亲赵姬曾经要求他拯救天下百姓。可如今,赵国的百姓已经家破人亡了。他不敢想象,自己的母亲赵姬看到这一切会怎样。

  女:城墙的一角,蜷缩着一群死里逃生的孩子。在秦兵的围视中,他们一个个像被吓坏了的小动物,紧紧的拥在一起,但却没有一个人哭泣。秦王冲着将军说道男:王翦,你知道吧,当我和这些孩子年纪差不多的时候,和先王一起逃回秦国。赵王派出许多杀手一路不停的追杀我们,只因为他害怕,怕有朝一日我会找他报仇雪恨。

  女:将军一时没有听懂秦王的话外之音,愣愣的看着他,刚想开口询问,秦王又接着说

  男:因为我没有死,所以赵国有今日,不过现在我也害怕,怕有朝一日,这些孩子会来找我报仇。

  女:秦王说罢,闷头离去,剩下将军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天光迟迟才放亮,晨雾中弥漫着淡淡的红色。浮现在薄雾之中的邯郸城显得凄惨清冷,只有烟在微风中摇摆着轻轻上扬。

  男:一路小心躲避乱军的赵姬带着数名侍从,策马驰向邯郸城。渐行渐近,地面上随处可见东倒西歪的尸体。远处响起了几声狗吠,暂时打破了这不寻常的宁静。赵姬心中一紧,勒住缰绳,放慢了速度,大战过后的景象令她毛骨悚然。

  女:邯郸城终于近在眼前,忽然,马腿似乎被什么绊了一下,赵姬身子一仰,险些摔下马来。低头细看,地上隆起一个个小土包,土色很新,显然是刚埋的。从其中的一个土包里伸出了一只还套着银镯子的僵硬的小脚,马蹄就是绊在了这只脚上。

  男:赵姬一惊,赶忙下马,用力一拔那只脚,整个身子从松软的土里被拉了出来。是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脸色紫青,显然是被活活的埋在土里憋死的。

  女:赵姬“啊”的惊叫一声,花容失色,双腿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她跪在地上,拼命的用手刨着地,一具女童的尸体露了出来。接下来,又是一具。

  男:赵姬瘫坐在地上,浑身像是散了架一样。

  侍从们也纷纷跳下马来,挖开那一个个小土堆,尸体一具具的露出地面。赵姬激愤得难以自制,浑身剧烈的颤抖着,歇斯底里的叫着

  女:这太过分了。

  男:一旁的侍从从未见过赵姬如此愤怒,吓得瞠目结舌。

  初升的旭日此时似乎也失去了温度,整个世界对于赵姬来说变得如此冰冷,毫无生息。她的脸像死人一样惨白,目光呆滞,嘴张得大大的。良久,她忽然狂喊道

  女:是秦军,是秦军杀了他们,活埋了他们。

  男:赵姬一扭劲儿,将绳子拉过来细看,这种用来拧成绳子的黑布,是秦国的特产。

  赵姬抽泣着,难以自制,过了很久,才抬起头,冲着天空高叫着

  女:我饶不了你,赢政。绝饶不了你。

  男:叫完,她站起身来,失魂落魄的走了几步,呆呆的望着远处初升的太阳,嘴唇一张一翕,谁也搞不懂她在嘟嚷着什么,只听见只言片语

  女:你答应过的,答应不杀孩子。我害了孩子们,是我害了孩子们……啊

  男:她猛的大叫一声,一口热血喷涌而出。

  侍从的惊呼声中,赵姬微张着嘴,似笑非笑,身子一歪,倒了下去,腹部赫然露着一把样式古朴的短剑,直没至柄。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男:结婚刚刚五天 调动的命令 就到了

  女:军令如山 我知道他一定要走 可没有想到这么快

  男:在她含泪的双眸中 我踏上了那条南去的路

  女:望着他坚定的双眼 我只能说安心工作 保重身体我等你回来

  男:终于到了祖国的最南端 虽然那只是几块只有在落潮时才能露出水面的礁盘 可那也是祖国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 守卫它是我最光荣的责任 建设它是我义不容辞的任务

  女:我听说那什么都没有

  男:没有房子 我们就自己用竹竿在礁盘上建起高脚楼 没有足够的淡水蔬菜 我们就省吃俭用 不管是面对有水礁 高盐 高温 高湿的恶劣环境还是在狂风巨浪下艰难万险的观测任务还是面临邻国军舰的虎视眈眈我们从未退缩过,只是在这里 放眼望去除了海还是海 除了天还是天 白天兵看兵 晚上数星星 最难熬的是寂寞 最磨人的是对家人的牵挂

  女:两百多个日日夜夜我没有他一丁点的消息 不能见面不能打电话甚至不能通信

  男:每当夜幕降临

  女:每当夜幕降临

  男:听着海上潮起潮落

  女:看着天上月盈月亏

  合:总是格外的思念你 不知道你好不好

  女:一年又一年 我们总是聚少离多 我不知道他在哪 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就好像在两个世界

  男:我知道 这些年你一个人很不容易 是我对不住你们 可是南沙总有人要去守卫总有人要付出总有人要奉献

  女:奉献 这些年奉献的还不够吗 结婚是哪年 我们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怀孕生病的时候你不在我身边我不怪你 逢年过节你不能回家我不怪你 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我一个人扛我也从未埋怨过你 我知道你是军人 你的职责就是奉献 可是你也有家 家里也需要你啊

  男:这些我都知道 可

  女:就算这些我都能忍 可是那年孩子生病我一个人在医院守着她 看着医生下的病危通知书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 她躺在我的怀里 迷迷糊糊的叫着爸爸 你是孩子的爸爸呀 可是你在哪

  男:她随我来到了守卫

  女:在这里我知道我们不仅仅是军嫂 还有一个特殊的名字叫礁嫂 每一次守礁换班出征我总能看到礁嫂们抱着孩子为出征的丈夫送行 年幼的孩子在父亲的怀里亲吻父亲的脸颊 爸爸将迷彩军帽戴在孩子的头上 孩子也举起小手像爸爸行一个庄严的军礼

  男:还有一旁妻子饱含深情的目光和依依惜别的泪水

  女:在这里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

  男:她生病做手术 我本想好好照顾她 可是术后不到五天我又要去执行守礁任务

  女:我能读懂他眼中的愧疚

  男:可是面对神圣的守礁任务 我只能把丈夫的责任放进背包

  女:在这里我明白了他的梦想

  男:每当想到由海洋气象观测站的数据近2022年间南沙海区再也没有发生过重大的沉船事故

  女:每当看到中央气象台播出南沙海区24小时天气资讯

  男:每当看到在南中国的海上那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

  女:每当想到出征时那一双双坚毅的眼睛

  男:那铿锵的誓言

  合:回荡在我的心间

  男:在祖国边疆的哨所 在祖国海江的礁堡 那距离与海涛拉出的长长的边防线上到处都有我们的身影

  女:正是那一个又一个坚如磐石的身影 承载了多少中原子母的白发 无香侄儿的夜啼 江南闺中娇妻的盼望

  男:我们也有爱 却只能愧对青丝白发 我们也有梦可更知肩上的责任比天大

  女:正因为有你们 天下所有的子母至儿和娇妻才能安然入梦 即使我们的距离有千里万里

  男:即使我们的距离有万里千里

  女:可我们的心

  合:却在咫尺之间

  男:因为我们有同样的梦

  女:是千家万户的梦

  男:也是

  合:祖国的梦